您当前的位置 : 太原新闻网(太原日报报业集团) >> 综合新闻

在锻造火车车轮的生产线上

来源:太原日报 作者:刘照华 2018年10月11日 15:23

      从对职业的幻想到脚踏实地的奋斗,从上班第一天的纠结与彷徨,到荣登龙8“时代新人榜”,90后苏小宇的事迹,深刻诠释了平凡中的不平凡——

  人物名片:

      苏小宇,90后阳光大男孩,2013年大学毕业后就职于太重轨道交通设备有限公司车轮二厂锻轧工部。在质管员平凡的岗位上,他踏实奋斗,创新进取,制定出一系列火车车轮生产过程控制标准化作业指导书,把“诚信、创新、精益、卓越”的企业价值理念融入到争做时代新人的具体实践当中。在铸就大国重器的征程中寻梦、追梦、筑梦,释放着“越奋斗越青春”的光彩。

  2017年6月22日下午3时许,太重轨道交通设备有限公司车轮二厂锻轧工部生产现场。正在操作台前做记录的苏小宇眼前一亮,只见习近平总书记在有关同志的陪同下,来到自己身边。

  “当时我非常激动。总书记与我握手,问我多大了,具体做什么工作。总书记临走,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,那一刻,我发现他的眼神和我父母的一样——我能感受到,那种眼神是期待你做成事情、干出成绩……”

  回忆起习近平总书记2017年视察山西期间深入太重集团调研、与自己亲切交谈的温暖画面,苏小宇声音洪亮、心情敞亮。当时,这位1990年出生、2013年大学毕业的年轻人参加工作刚满4年。苏小宇说:“那天见到总书记,很受鼓舞,工作更加上劲了,有了更高的目标。”他告诉我,他所在的生产线,堪称全球自动化、智能化水平非常高的车轮生产线……

  见面时,这位90后给我的印象是:身高体健,举止稳当,脸上带着阳光自信的微笑。此时,他已荣登龙8七月评选的“时代新人榜”。

  -没想到,上班第一天就“懵圈”了

  锻轧工部负责对用于锻造火车车轮的钢锭进行加热处理,并完成火车车轮锻轧成型。走进车间,机声隆隆,最大的轧机有五层楼高,让人一下子折服于“重型制造”的气场。

  2013年7月,当苏小宇从太原理工大学现代科技学院自动化专业毕业时,很憧憬未来的职业生涯。他觉得自己应该是手提公文包,坐进安静整洁的办公室,并且最好是从事自己喜欢的编程工作……这年8月,他进入太重轨道交通设备有限公司,没想到,上班第一天就“懵圈”了。

  苏小宇被分配到车轮二厂锻轧工部运行组,职责是在生产过程中进行巡检,及时发现、处置机器故障。60余台重型机器交响合奏,现场噪声超出100分贝。在热气袭人的机器中间,苏小宇不仅戴了防噪耳塞,还穿着加厚工服,以防火星飞溅。正如一句流行语所言,“理想很丰满,现实很骨感”,苏小宇心情阴沉下来。当时正赶上钢锭除鳞设备故障,一项粗活重活压在了他们肩上。

  钢锭经过炉内高温加热,会产生氧化皮,这层皮子须经除鳞机高压水去除,那一次,在除鳞机故障情况下,需要人持铁钯捣除钢锭上的氧化皮,于是苏小宇便由此开始了上班第一天的工作体验。为了不影响生产,师傅带领着他们不停地捣,连吃饭都在现场。这一天,接触到的除了硬邦邦的工具,就是热气、噪声,以及泥巴和油污,身体那个累甭提了,心里那个别拗劲儿更是让他难受。他回忆说,那一天,他见人不想说话,见谁都跟仇人似的。

  -每造一个火车轮子,都是那么不易!

  第一天上班,就从早8时忙到晚8时。苏小宇下班回到家中,父母关切地询问情况,他不想让父母知道他一肚子的不如意,只是告诉父母“还能适应”,便回屋睡下了。然而,他彻夜难眠。

  “要么别干了,外出打工,找个干干净净的工作,说成啥每月也能挣个三四千块钱!”

  “可是,刚走出第一步就放弃么?”“说不放弃吧,这种日子到何时是个头?”……失眠的夜晚,脑海中两个小人儿辩论不休。“为啥不和父母谈谈心呢?”我问小宇。“那是因为我养成了遇事自己解决的习惯,我不依赖父母。”“从小就这么独立、自理?”我又问。“其实,上高中以前,我还是个离不开家的孩子,那时我遇到啥事都不用发愁,因为大不了回家找爸妈,一找爸妈就啥都摆平了。举个例子:就是半夜12时想吃啥了都有人做,想吃啥都行!”

  苏小宇说,初中时,他不爱学习,成绩经常排倒数名次,还挺“捣蛋”。“讲台旁的‘VIP座席’常给我留着——老师得看着我。”上高中时,父母将他送入了某县区中学,让他在“准军事化管理”的氛围中接受锻炼。“两周回一次家,只在周五的固定时间打电话。父母‘靠’不上了,而老师就住在旁边,管理十分严格。那时起,便尝试改变自己,开始用功学习。遇到事情,不能靠父母了,于是就在自己脑子里反复琢磨,经常是两个小人儿在斗争,最终做出判断和决定。”经过这番磨练,苏小宇改变了自己。

  大学阶段,苏小宇当过班长,当过学生党支部书记,且有各种荣誉加身,他对未来的职业充满了美好想象……可是,上班第一天的经历与他的预期形成强烈反差,令他顿感失望。

  想了一夜,还没理清头绪,就又一次迎来了上班时间。一路上,苏小宇的思想停不下来。他又在品味着自己一次次验证过的感悟——不管遇到什么事,只要做好准备积极面对,就没什么大不了;既然愁眉苦脸也没有用,不如就做个爱笑的人。他也想起了上班第一天领导开导他们几位新人的话——“现在的大学生缺少的就是耐心、吃苦精神和担当呀!”苏小宇开始在心里问自己:是啊,大学生咋就吃不了苦啦?!

  那天早上,当他走进车间换上工服的一刹那,心里突然释然了。他必须要拿起眼前的工作,忙碌地承担这一天的使命了,这实实在在的责任让他不需要多想什么了——这让他感到了踏实。

  那天起,90后苏小宇开始认真地感受——每造一个火车轮子,都是那么不易!

  -22天,又一次改变了苏小宇

  上班第二天,苏小宇开始主动和师傅们交流,探讨手工捣除钢锭氧化皮的窍门儿。他总结:从一定的高度、以一定的力度,沿45度抛物线角度打下去,效果更好。他的方法得到了验证和公认。

  手工捣钢锭的活儿一干就是22天。这22天又一次改变了苏小宇。他说这短短的时间却意味着浓缩的历练,让他放下了自私,放下了虚荣心。很快,锻轧工部为他们几位新来的职员重新分岗。苏小宇分配到现场中控室,成为R5000吨压机操作手。这时的苏小宇,内心萌生了一股子向上的冲劲儿,不仅干好本岗位R5000压机预成型工作,还主动熟悉并掌握了R10000压机成型、轧机(轧制过程)、 K5000压弯冲孔等相关岗位工作内容。正因如此,2014年,当他又一次调整岗位、担任班组质量管理员时,立即显现了经验、素质等方面的优势。

  生产线上,单台设备每一分钟通过一个钢锭,对实时质量管控提出较高要求。苏小宇下了决心:夜间再困再累,决不打盹儿,以最优的工作状态,将不合格品率降到最低。这位90后质管员的突出表现,带动了一种比认真、比严谨的风气,他们班组的质量控制工作连续3年稳居锻轧工部第一名。2017年底,班组层面之上新设锻轧工部质量管理员岗位,苏小宇被委此重任。

  “担任工部质管员后,我尝试将更多经验性的东西化为标准规范,制定更系统化的操作指导书,目标就是从生产过程强化、细化质量管控,追求更优。”

  例如,为了将环型加热炉内温度控制在最优状态,苏小宇牵住了调节加热炉烧嘴上天燃气、空气进气阀的牛鼻子,围着几十个烧嘴一遍一遍调,一次一次试,忙了整整3天,终于调试到位,并取得较为理想的标准化作业参数。

  在技术部原有应急方案基础上,苏小宇努力制定更为细化的“环形炉加热作业指导书”“更换品种首三件作业指导书”“锻轧工部设备参数能力量化作业指导书”等。“车轮二厂锻轧工部过程控制质量管理规定”逐渐完善。

  -“常规固有模式下的创新”

  在锻轧工部,一个重点课题是突发停机情况下的应急处置。

  钢锭在环型加热炉内加热时,温度达到约1250摄氏度,突发停机情况后,炉内温度虽然降下来,但会较长时间保持在800多摄氏度,而经超时加热后,钢锭内部结构、性能易发生改变,对其实施加工的“变量”增多,常会因锻轧车轮时出现“偏心”等状况而报废。为了克服“变量”影响,就要根据锻轧机性能和钢锭变化情况进行调适、试轧,直至产出合格产品或者完成品种更换。这个过程一般需要消耗报废3个以上钢锭,成本超过1万元。按照平均每月故障停机15次计算,每年因此而报废的车轮数量达500多个!

  怎样才能得出有效应对这一突发情况的预案?苏小宇的办法就是实施标准化作业过程控制。他在掌握“变量”上下了苦功夫。除对每一台设备显现的“变量”进行分析,还从模具准备、设备参数调整、人员操作方法等方面逐一排查变量,分别详细记录,直至将生产前环境温度、基础模具温度、生产设备完成高度等信息逐一摸准,并将这些情况与钢锭在轧机上的扩径量大小等联系起来……经过3个月的记录和观察,终于形成了一份标准化作业应急预案。按照这一规范,对超时加热钢锭“试轧”的成本大大降低,一般只报废一件即可回归正常生产,而且用时由半小时缩短至10分种。这一来,每年直接挽回经济损失达150万元!

  今年5月,生产线上遭遇了停机时长达2倍工艺时间的考验,按以往经验,“掏料”(削减材料尺寸)或更换品种(改为较小规格产品)已成必然。不过这一次按照苏小宇制定的预案进行了标准化作业,有效克服了“变量”影响,实现了原品种和质量要求下的正常生产,一次就为公司减少损失45万余元。

  苏小宇将自己这种优化、提升的努力,称为“常规固有模式下的创新”。这是一种创新意识,更是一种主人翁姿态。

  “爱笑的人运气都不会差。”采访中,苏小宇多次提起这句“名言”。而此时,我确认了“爱笑”之于这位90后的真实含义。

(责编:张凯)